海阳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超级灵药师系统 778.小别胜新婚 下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5:18 编辑:笔名

超级灵药师系统 778.小别胜新婚 下

提起她以后嫁人,任母会伤感,落泪,这让之前跟父母关系,因为父母逼婚而紧张的任洁,突然也是一样心生伤感,便抱住母亲。●⌒點xiǎo說,

抱了一会,任洁才是放开了母亲,神情虽然淡然,但是总算是能够听出任洁的心里,很不平静地道了:“妈,我带叶若上楼去了。”

“去吧,去吧。”这次,任母可是高兴的同意任洁带着叶若上楼去了。

看到女儿跟叶若上楼了,这任父才是从客厅拿着一大盒纸巾过来,递给妻子道:“看,女儿心里还是有你这个妈的吧。咱们的女儿,平时可不会这样真情流露,今天你这个妈妈,可是要高兴了。”

任母立即道了:“那还用説吗?那是我女儿,我一手养大的女儿,她能对我不好?”

任父顿时苦笑。不管什么时候,什么道理,都是让妻子给説了,他还能説什么?

看到丈夫的意味不明的笑容,任母立即变脸了:“你还愣着做什么,去把xiǎo若带来的大青蟹收拾了啊!明天,我等着熬粥呢。”

“呃!”任静堂顿时觉得命苦。叶若那xiǎo子能带着他的女儿上楼风流活,可他这个岳父大人,却只能命苦的在楼下收拾大青蟹,果然是同人不同命啊!

任洁牵着叶若的手,一路拉着叶若上楼,走入房间,关好房门,又是拉着叶若拉好了帘。

任洁这么细心的xiǎo媳妇样子,惹得叶若一边心暖,一边又是忍不住笑了。

“夫君笑什么?”任洁看到叶若笑,却是浑然不觉得她身上有什么可笑的地方。毕竟,任洁是任洁嘛!她的心思,跟一般的女孩子可不一样。她的性子。决定了,她不太懂得害羞。

这跟萧嫣然就有些不太一样了

。萧嫣然以前待叶若冷若冰霜,那是因为以前,她并不熟悉叶若,叶若那时是外人。但是现在,萧嫣然跟叶若的关系走近了之后。那个待人清冷,冷若冰霜的萧嫣然,也就自然而然只会对别人冷若冰霜了,对叶若却会青睐有加,待遇非凡了。

可是,任洁,可是从xiǎo习惯了清冷的性子,她倒是像沈盈雪的性子。甚至,任洁还有diǎn钻牛角尖。这diǎn,她比沈盈雪还要厉害。

“没什么。”这样的话,叶若可不会去给任洁解释。解释了,也多半没用。任洁要是能听懂,那她就不是任洁了。

“要不要我先去洗个澡?”任洁一边散开她工作时,跟其他女ol一样挽起来,能够显得干练的头发,一边询问叶若的意见道了。这时的任洁。即使性子清冷犹如冰山,却也妩媚风情万种极了。

叶若立即想起了刚刚任洁为了让他放心。便故意淡定的骗他,説她没在加班工作,而是刚洗过澡要睡了的事情,便是道了:“xiǎo洁不是説早就洗过澡了吗?”

“那是骗你的。怕你骂我,不听话又加班工作。”任洁果然痛承认错误。

叶若这才又是笑了地道:“xiǎo洁,我陪你説説话吧。好多天都没有机会跟你多説説话了。我怪想你的。”

任洁却是主动抱住了叶若道:“叶若。你知道我不太爱説话。叶若,你让任洁尽妻子的本分,陪陪你吧。因为,任洁也想叶若了,好想好想。”

呃!任洁都是这样説了。叶若还能説什么?

自然是**不可虚度了。

犹如一夜风吹雨打去,不知花落多少。

第二天一早,任洁难得赖床。感觉阳光照射进房间里,有些刺眼,任洁才是觉得时间不早了,有些想醒了。在半醒未醒之时,任洁翻了个身,却是突然感觉枕边人的位置已经空了。任洁这才是惊醒,一下坐了起来。

“xiǎo洁醒啦?”任洁才是刚一坐起来,叶若就是突然笑着道了。

这时,任洁才是看清,原来叶若虽然已经起床了,但是叶若一直没走。刚刚,叶若只是一直坐在床边,看着她慵懒的睡姿。

“嗯。”任洁立即笑了。叶若没走就好。还以为叶若半夜就丢下她,去了别人那里。

这时,任洁坐了起来,突然间看到她的办公桌,任洁的脸色又是一下紧张起来了:“槽糕!夫君,xiǎo洁的工作还没做完呢!昨晚陪过夫君就太累了,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这下惨了。”

任洁的脸色,立即苦涩了起来。她可没有拖拉工作的习惯。

叶若立即又是笑了,然后伸手揉了揉任洁的脑袋道:“xiǎo洁以为夫君这么早起是做什么的?安啦。xiǎo洁的工作,夫君已经帮xiǎo洁处理好了。不然,xiǎo洁肯定要把工作拖拉的事情,归咎到夫君霸占太久xiǎo洁的头上。”

任洁这才微微抿嘴笑了,然后自己揉了揉脑袋,显得很是闲适和安逸的道了:“有夫君在身边,就是太好了。至少,不愁工作做不完了。”

任洁的这番话,顿时又是惹得叶若笑了:“还好,xiǎo洁不做工作,也要陪夫君,这説明了,在xiǎo洁的心里,夫君是比工作重要的。不然,夫君非得吃xiǎo洁工作的醋不可。”

“夫君当然比工作重要。但是,工作也不能不做。不工作,咱们两个怎么赚钱养家啊。”任洁倒是一脸的坦然。

惹得叶若又是笑了笑揉着任洁的脑袋道:“xiǎo洁去洗漱吧。妈在下面熬了蟹肉粥呢。等下下来吃粥了。”

“嗯。”任洁立即像个xiǎo孩子那样的听叶若话了。

“那夫君先下去帮忙了。等下xiǎo洁直接下来吃早饭,然后跟夫君一起去上班。”叶若又是笑道了。

“太好了。”任洁单纯的开心道。能跟叶若一起醒来,一起吃早饭,一起上班,对任洁来説,还有比这乐的事情吗?

任洁这么单纯开心的样子,惹得叶若也是觉得身为一个男人。能够让自己的女人满足和乐,这是一件非常值得乐和骄傲的事情了。

任洁洗完澡,换过衣服下来的时候,叶若正在跟她的爸爸站在落地外边説话,妈妈冯橙正在给一家人准备早餐。

看到任洁下来,妈妈冯橙。风韵犹存,立即微羞的对任洁道了:“呦!我女儿今天的脸色可真好,有气色,xiǎo脸蛋儿白里通红啊!这女人啊,有了男朋友,就跟没有男朋友不一样。男朋友不在家,和男朋友在家又是不一样。以前,妈催着xiǎo洁赶结婚,xiǎo洁还天天针对妈妈。现在。xiǎo洁知道妈妈的苦心了吧!”

任洁哪里懂得妈妈的打趣,哪里明白妈妈这是笑话她昨晚跟叶若在一起xiǎo别胜婚的事情呢。任洁便是又认真起来,跟任妈妈dǐng牛道了:“妈,您还有理了。如果不是女儿坚持不遇到合适的人,就不嫁人。女儿现在能跟叶若在一起?肯定早就让你逼婚,然后不知道现在在哪里吃苦呢。弄不好,女儿都要被人,家暴打死了。闻上不都是这样的事情?”

呃!女儿的话。立即让任母恨不得是脱下鞋子,打她一顿了。这女儿。真是不知道好歹啊!

但是,终究女儿现在也大了,也有了叶若这样的好婆家,她终于能够放心了,才是语的作罢。然后便是笑着招呼丈夫和叶若道:“你们爷俩説好话了吧?説好了,就来吃早饭。真是的。你们爷儿俩,有什么好説的!两个大男人在一起,肯定没好事,指不定是聊哪个大美女明星呢!”

任母这话,惹得任父却是笑了。任父笑着道:“xiǎo若。你该常来。你看你这一来,你妈傲娇的屁股都要撅上天了。你不来到时候,她也没有这么啰嗦。她这是高兴的啊。你看,你来了,把她给高兴的。”

“去你的!”任母顿时不依地道了:“我有那么啰嗦吗?我看,你比我还啰嗦。懒得説你罢了。来,都来吃饭吧。都来尝尝xiǎo若带来的大青蟹和江陵地道香米做出来的蟹肉粥,看看好不好吃。”

任父立即道了:“那还用説?好远都闻到这蟹肉粥的香味了。惹得我现在都计划,等以后xiǎo洁出嫁了,趁她还没有孩子,我们不用忙着带外孙,就这diǎn时间,我也带某人去江陵水乡走走,看看江陵的水乡,那些xiǎo桥,乌篷船,油纸伞,还有梅花酒,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啊。梦一样的好东西。”

“还有江南美女吧!”任母突然插话道。

任父顿时只能语的耸耸肩膀,然后闭嘴吃粥,懒得跟妻子拌嘴了。

之后,一家人便是一起认真吃粥了。

叶若不时给任洁夹着一diǎn下粥的xiǎo菜,惹得任母一直在那里呵呵傻笑的偷看。不时还拿肩膀头,碰碰身边的丈夫,让他也跟着她一起看叶若怎么疼爱任洁。惹得任父又是语,但是他心里对叶若,倒是跟妻子一样的满意的。用任父的心里话説,叶若这孩子,比他当年年轻的时候,可要懂事开窍多了。

……

青石街,一大早,叶依背着双手,蹦蹦跳跳,满心欢喜的来到青石街。

心里想着,好能够遇到那个坏家伙,然后拉他偷偷约会。毕竟,真的想他了。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么?

这种滋味,只有热恋中的男女才能明白有多么刻骨,有多么让人衣带渐宽人憔悴。

但是,不巧,却是碰到叶若从外面刚回来青石街,身边还跟着一位职业装的漂亮女ol。两人牵手走来,有説有笑。看叶若春风满面的样子,就是能够知道,这xiǎo子昨晚过的肯定不会像她那样心睡眠了。这xiǎo子,昨夜肯定又是依红抱绿,乐边了。

这让叶依不由幽幽的叹口气。就想着不去打扰叶若了,然后脸色黯然,就打算悄悄离去。(未完待续。。)

宜昌好的男科医院
赣州治疗妇科费用
南平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宜昌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赣州治疗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