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阳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绝世狂徒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二牛的改变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6:31 编辑:笔名

绝世狂徒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二牛的改变

林翰并不在意外人的眼光,径自走进黑龙城。并由于他身上的气息有些凶悍,带着一丝狰狞狂暴之气,守城卫兵相觑一眼,并未进行阻拦。

“不知道二牛这孩子怎么样了。”那张沾染尘垢并带有一丝凶残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林翰轻轻摇了摇头,眼眸中浮现出一抹期待。

他大致判断自己已经失踪半月有余,

这段时间内,以二牛修炼噬灵魔道的恐怖进程,想必又有突破了。倒是那林狂,不知生死如何。

“如果你还活着,最好不要为难二牛,否则。”想到这里,林翰五指用力握紧,指节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同时加快速度赶回林家。

……

时间回到半月前。

二牛在黑龙山中历练,傍晚回到山下并未见到林翰,苦等三日无果,他不免有些着急。

“少爷究竟是入山之后没有回来,还是因为别的事情,已经提前回黑龙城了?”二牛心中考虑着,又等了一日,决定先回黑龙城看看究竟。毕竟少爷的实力比自己强大许多,自己都安然无恙,少爷肯定不会有危险。

等到二牛风尘仆仆回到林家,回到少爷的小院,却发现这里已经被白条封上。

一问之下,二牛方才知晓,四天前二少爷林狂从黑龙山归来,声称自己亲眼看见林翰被龙鳞豹追杀,最终双双跌落万丈深渊,定然是有死无生。自己虽然有心下去寻找林翰尸骨,苦于找不到路,只能现行回来汇报。

事后家主亲自派人前去确认,悬崖深不见底,别说是林翰,淬体境九重高手掉下去,也得摔个粉身碎骨。

由于林翰双亲早故,前些日子被龙钰废去丹田,如今又跌落悬崖而死,家主似乎觉得有些晦气,就派人草草的为林翰立下衣冠冢,埋在林家陵园的偏僻角落里,也算是给这位曾经的天才最后一丝怜悯,没有置之于不顾。

听完这些,二牛当然不信,但家主已经下令,他却做不了什么。

心中带着无限悲痛,却始终坚信少爷一定会回来,于是白天守在被白条封住的林翰的小院外门口,等待林翰回归,晚上偷偷跑到林家陵园,扶着衣冠冢默默流泪。那里没有墓碑,二牛就砍了一块木头,亲手削成墓碑……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林翰始终不见归来,二牛心中越发的不安。

这一日。

“那头傻牛还守在那野种的门前不肯离去?”林狂轻轻坐在红木椅子上,双眸微张,轻轻抿了一口茶水,脸上浮现出古怪之色

绝世狂徒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二牛的改变

“回少爷话,那家伙每天守着,晚上还悄悄潜入陵园,私自用木头给那野种立了碑。”

“竟有这事?”瞳孔张开,眼眸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深深看了旁边那位点头哈腰的下人一眼,邪异的笑道:“走,随本少爷去看看那头傻牛,虽说忠心为主,但私自潜入林家陵园,这可是重罪。”

“少爷请!”下人贼眉鼠眼的一阵谄笑,做出“请”的姿势。

不多时来到被白条封住的小院门前,见到一个衣衫褴褛,面相疲惫的少年守在门前,昏昏欲睡,林狂眼眸中闪过一抹狰狞。

“给我拿下!”

“是!少爷。”

林狂一声令下,旁边贼眉鼠眼的下人慌忙跑过去,一把扭住二牛的手臂,将他按下去。

呔!

但他殊不知二牛修炼噬灵魔道,已然突破至淬体境五重,再加上前些日子在黑龙山中历练搏杀,战斗技巧与日俱增,绝不是那些整天窝在黑龙城的普通修士可以媲美的。反观这贼眉鼠眼的下人,不过区区淬体境三重而已。

只听得一声爆喝,二牛本能地出手,三下五除二就把贼眉鼠眼下人反制住。

“放肆!”

二牛还未来得及弄明白情况,就听到一声怒叱传来,抬头一看,赫然是二少爷林狂。想到此人与自家少爷素来不和,二牛不由得心神一紧,松开那贼眉鼠眼的下人,就对林狂行礼喊道:“见过二少爷。”

哼!

林狂冷哼一声,怒气冲冲看着二牛,语气不善的叫道:“你还知道我是二少爷?见到本少爷不知行礼,反而出手伤人,该当何罪!”

“二少爷,我、他……”

“你什么你,身为下人,却不守家规,不懂尊卑,来人,家法处置!”林狂本想拿牛私闯林家陵园之事做文章,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必要。

一个不懂尊卑,足以治得了二牛的罪。

像林家这种大家族里面,不懂尊卑的下人,轻则重打几十大板,以儆效尤,重则废除修为,逐出家族,更严重的直接诛杀。

二牛虽然口齿不伶俐,但他深知林家家规森严,曾有个下人私下谈论某位主子的糗事,被发现后挖去双眼,摘掉四肢,泡在泔水中活活淹死,惨不忍睹……

况且林狂与自家少爷素来有怨,这让二牛不得不防。

再加上这些日子的磨练,他居然站直了身子,张口道:“二少爷,我二牛是个下人,但我懂得尊卑长幼,自问没有冒犯二少爷的地方。反倒是他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对我动手,难道我就活该受着?难道林家的下人,就没有尊严,活该被人欺负?难道林家的下人就不能团结一致,却要窝里反?”

二牛清楚记得,少爷对自己说过的话。

“身份地位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挣的。”

“只要有心,即便此刻为奴为仆,他日也可君临天下,笑傲苍穹。”

是啊,少爷丹田被人废掉,都还能重新修炼,我为何不能坚强起来?少爷视我如兄弟,我为何不能为少爷争点颜面?

我二牛没有什么本事,但少爷待我恩重如山,我就不能辜负了少爷。

“二少爷,想必您也不愿看到我们这些下人窝里反,搞内斗吧?虽说我们只是些下人,但这传了出去,影响不好。”

“你!”

贼眉鼠眼下人目光阴狠,死死盯着二牛,却很忌惮二牛的实力,不敢有多余动作。

林狂深吸一口冷气,愤怒之余,眼眸中闪烁一抹诡异的光芒。心道:林翰,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的奴才,居然都敢和主子叫板了?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本少爷再找借口,直接送他去黄泉路上和你作伴。

“狗奴才,居然敢以下犯上,你找死!”

林狂很想立刻杀掉二牛,但二牛的声音并不小,引来不少的下人围观,如果他没有足够的理由杀掉二牛,恐怕那些下人都会对他心中不满,乱嚼舌根,对自己名声不好。

想到这里,林狂先是爆喝一声,将罪名安插在二牛身上,然后就能名正言顺动手了。

虽说许多人都知道自己于林翰不和,但区区一个奴才公然顶撞主子,被安上以下犯上的罪名并不为过,真要追究起来,杀掉二牛,也不是说不过去。

心中打定主意,林狂直接便出手了。

他看出二牛淬体境五重修为,心中多少有些惊讶,必须尽快解决掉二牛,否则被家族发现其修行资质卓绝,定会被保护起来,自己再想动手就没那么容易了。

死!

哗啦啦!

淬体境七重的浩荡元力顺着周身经脉游走,汇聚于双掌之间,隐约有一股朦胧的气息在林狂指掌间荡漾。随着他伸出巴掌,有风声响起,凶悍的力量波动让人心神颤动,许多围观的下人不自觉地向后退却,十分忌惮。

对此表现,林狂暗暗点头,心中多少有些得意。

但他很快发现,二牛居然无所畏惧,一双明亮的眸子盯着自己,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仿佛在他眼中,自己的掌风不足为虑,自己的实力不堪一击……

事实上并非如此,但二牛给自己的感觉很不舒服,仿佛先天占据上风的不是自己,而是二牛。他分明比自己低了两个境界……

不行,你必须死!

林狂心中震惊,但他不能表现出来,不能在对一个下人出手之时表现出忌惮,那传出去自己就没脸见人了。

嘭!

更让林狂意想不到的是,二牛居然干对他出手。

没错。

像林家这种家规森严的大家族,下人绝对不允许对主人不敬,说句不敬的话都不可以。然而此时,众目睽睽之下,二牛居然敢对林狂出手,虽说是林狂动手在先,但以林狂的身份对二牛出手不是罪,后者动手就罪不容恕。

这就是尊贵身份,所拥有的特殊权利。

林狂生在林家,二牛却只是一个下人,不可同日而语。

如此一来,二牛以下犯上的罪名更加坐实,林狂若不杀之,今后当真没脸见人。

嘭嘭嘭……

二牛虽然动手了,但他终究是和林狂相差两个境界,三招两式就被林狂打得鼻青脸肿,毫无还手余地。

啪!

林狂一巴掌甩在二牛脸上,暴怒道:“狗奴才,你还手啊?”

嘭!

又是一脚踹在二牛腹部,冷喝道:“狗奴才,我弄死你!”

咔嚓!

林狂一把将二牛拽过来,双手用力抓住二牛的手臂,向下按的同时,膝盖高高抬起,伴随着一声脆响,所有人都不自觉得哆嗦一下,双腿发软。

更有甚者,不敢再看,直接逃离此地。

但二牛,已然面无表情,不曾因疼痛而改变分毫,仿佛被折断手臂的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那份冷漠,令人动容。

即便是将其手臂折断的林狂,也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这家伙,还是人吗?

“狗奴才……”林狂依旧骂骂咧咧,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和震惊。

二牛目光冷漠,面无表情的盯着林狂,声音有些低沉的道:“叫你一声二少爷,那是尊重你。但你身为主子,不知道尊重家族的下人,强行安插罪名,恃强凌弱,只为了满足内心深处一己私欲……”

二牛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脑子,居然能头头是道地指责林狂,句句戳中对方心中痛处。

嘶嘶……

不少的人,因为二牛的胆量而震惊。但他们看来,这无异于找死,二牛无论是否有理,今天他都必死无疑。因为这不是讲理的地方,因为林狂有着比他身份尊贵,因为林狂比他实力更强……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怎么搭车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怎么坐车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坐车怎么去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