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阳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莳花空间 第三十四章 郁金香节

发布时间:2019-10-12 18:22:26 编辑:笔名

莳花空间 第三十四章 郁金香节

夜里,从卡帕多奇亚回来的时候,于忆就一直在收听或者拨打。柳莳本有意想要上前问问对方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是否需要帮助,虽然她也没多大的能耐,贫头百姓一个,但多数也是一份力量。

但她一直没找着机会问问,再看天色已晚,对方估计也已经休息了。

“还是明天找个机会再问问吧。”柳莳打着哈气,随手关了点灯。

“叩叩叩……”

柳莳才刚刚有点睡意,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会是谁啊,大半夜的’。困意十足的她挣扎地爬起来,随手捞了一件外套披上,打开电灯后,把门打开。

“是你呀,怎么还没有睡?”柳莳揉了揉睡意惺忪的眼睛,有些意外地看着出现门口衣着整齐的于忆。

“我是……特意来找你商量件事的。”本想来和柳莳道别的于忆,话到嘴边不知为何就突然改变注意了。

明日一大清早他就要搭最早的一班车从卡帕多奇亚赶到伊斯坦布尔去,他已经和对方约好时间,深怕明日来不及与柳莳告别,所以刚挂完后就过来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有什么是我能帮得上的吗?”一听对方有事同自己商量,柳莳神智瞬间清醒,瞌睡虫一溜烟的跑了,拉了拉随便挂着身上的衣服,正视道。

“没什么事,别这么紧张。”于忆看着柳莳一脸严峻的样子,连忙让她放轻松,“真的没有什么大事,他只不过是受人之托,帮忙处理点事情罢了。”

“真的?”柳莳一脸狐疑地看着,不过看于忆此时轻松地模样,确实不太像有什么大事发生,看来自己又想太多了。

“小莳姐,你知道土耳其国际郁金香节吗?”于忆双手交叉在胸前,斜靠着门框边上轻声问道。

柳莳摇了摇头。

“那你知道,郁金香是土耳其的国花吗?”于忆接着问道。

柳莳又是一阵摇头,一提起郁金香,大家想到的不都是荷兰吗?怎么就突然变成土耳其的国花呢?此时,她深深地觉得自己孤陋寡闻,一问三不知。

“呃,其实土耳其的安纳托利亚才是郁金香的原产地,一朵朵郁金香仿佛一个个包裹着艳丽纱巾的美丽伊斯兰少女。土耳其人把郁金香视为生命、爱情和长生不老的象征,悉心培育,并把它设为国花……”于忆耐心、详细地为一无所知的柳莳做了大致的介绍。

“除此之外,每年的4月份将会在伊斯坦布尔的埃米尔冈公园举办‘郁金香节’展出国内外培育的各个品种的郁金香花,这对土耳其人民来说绝对是举国盛事,受世界的瞩目。”

“在此,我诚心诚意地邀请柳莳小姐,一同前往参加这样的盛会,不知您是否赏脸。”说着于忆还特别彬彬有礼地右手放于腹前,左手放于腰后,45度鞠躬,尽显绅士优雅。

于忆保持这个姿势许久,却不见面前的人有何动作,忍不住抬头一看。得,眼前空无一人,抛媚眼给瞎子看,一切白费心机。

“傻站着干啥呢,快过来帮我整理东西。”柳莳看着还傻站在门外的的于忆,招手让对方进来帮忙。

原来在于忆说出国际郁金香节的时候,柳莳就在也听不到之后对方都在说些什么,更加没有注意到于忆的动作。只一门心思的想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多难的机会,竟然刚好能让自己碰上。

听听人家的名头,国际郁金香节,这档次!这气派!绝对高端大气上档次,作为花艺界的一员,怎么呢熟视无睹呢!

而且还能就地考察下国际行情,如果有机会的话,试试能不能弄一些珍贵品种回去。谁让现在都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国外的月亮特别的圆,国人就吃‘进口’这套。

不过这不能全怪他们崇洋媚外,最主要的还是自己的本土市场的质量实在是有待提高,所以在指责别人的同时,还不如把这个时间花在改进上。

“这个,不好吧。”于忆面对柳莳的邀请,扭捏地靠在门边做羞涩状:“孤男寡女的,多不合适啊!”

……

“你是女人好吗?”柳莳双手叉腰地看着一副小女人羞涩的于忆,无奈地陪着对方接着演下去。

“可是

,你是个男人啊。”于忆半捂着脸,娇滴滴地回答道。

有个这么爱演的小伙伴,心好累啊。

于忆,你这么爱演,你爸妈知道不?柳莳实在是忍受不了越好明天集合的时间后,直接把对方推出门外。

“搞定。”柳莳带来的行李本就不多,三下五除二就整理好一切。拍了怕手,环视一周都没发现遗漏的东西后,重新关灯睡觉。

次日,凌晨五点,柳莳就已经坐在酒店的客厅里等待着。

“你怎么起这么早!”于忆打着哈气,慢悠悠地从楼梯上走下来,随意地和柳莳打了个招呼。

“不是起的早,而是根本就没睡。”

原来昨晚柳莳在对方走后依旧亢奋,满脑子都在想着郁金香节的事情,导致精神太好一晚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她从小就有这毛病,只要一兴奋无论多晚,多累都是睁眼到天亮。

“我们走吧?”于忆走到柳莳的边上,帮她拎着行李,往门外走去。

“其他人还没到齐呢,你往哪走?”柳莳看着空无一人的大堂,导游和其他团员都没有出现。

“我昨晚没和你说就我们两个人吗?”于忆歪着脑袋无辜地望着柳莳。

“没,什么都没说。”

“呃,好吧,现在知道也一样。”说完于忆冲咧嘴一笑,满不在乎。

“私自离团,这不太好吧?”柳莳有些犹豫地望着已经走出一大截的于忆,他们就这样一声招呼都不的离开,导游那个小姑娘会疯了吧?

“哎,你就放心吧,我早就和导游沟通过了,接下来的这几天直接转为自由行。这下你可以放心地和我一块走了吧,柳莳同学。”于忆叹了口气,无奈地走回来,同感颇重的柳莳解释一切。

“还能这样?你怎么走到的”柳莳大长见识。

“加钱呗。”于忆耸了耸肩膀,随意的说道。

其实于忆这趟出行并不是离家出走,散散心这么简单,这次离队也不是临时起意,而是在出发前就已经和旅行社商量好了。

所以就算于忆一声招呼都不打,导游也心中有数。不过现在不同,多了一位柳莳。昨天不知道怎么想的,就突然想让柳莳也一块去和自己做个伴。所以在昨晚回去之后,他又去找导游说了这事,知道内情的对方犹豫下也就同意了。

既然通过上级批准,柳莳心安理得地跟在于忆的身后,朝伊斯坦布尔出发,两人有说有笑地一路前行。

大洋彼岸的另一边,在江城的一座老式的花园别墅内,一位老者真正谈。

“咳咳咳,你就烦心吧,我已经派于忆过去了。”乔教授身上盖着一块小摊子,正坐在摇椅上讲,时不时地咳嗽几声。

“于忆?就是乔老你曾经提过的得意门生?”那头传来一个声音。

“对,就是他。如果不是我的身体不适,去不了,也不会让你们这么为难……”乔教授缓缓地说道。

虽然于忆是他目前的最满意的学生,从他这里也学了八分的水平,再加上他自己的天赋,代替自己去趟土耳其应该是足够的。

只不过乔教授相信于忆的能力,并不代表大家也同样信任他,毕竟他太年轻,让人不能完全的放心。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是我们为难您才对。生病期间都不能让您好好的养病,都是我们的罪过。”那头连忙解释。

“好了,咱们两就别客气了,小于前两天已经去土耳其了,最近那边不是很平静,我就拜托了。”乔教授爽朗地笑道。

“我知道你心疼学生,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在肚子里,我一定会完璧归赵,一根汗毛都少了的。”

电脑那头拍着胸脯打包票道。

呼呼呼……

土耳其的大街上空无一人,偶尔才有小车呼啸而过。

柳莳和于忆两人呆呆地坐在车站边上的空椅子上吹着冷风,十分钟过去了……三十分钟又过去……

昨日约好在这等,可约定的时间早已过了,依旧一个人影都看不着。不都说国外的人非常的守时,看来也是需要因人而议呀。

“呵呵呵。”柳莳理了理脖子上的围巾,一边搓着冰凉的双手,一边呵着气。又冷又饿又困,他们还要等多久啊。

“咱们还要等多久啊,咱们能抛弃你的那个朋友吗?”柳莳可伶巴巴地低着头,有气无力地问道。

“再等等吧,或许很快就到了……”于忆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心中忍不住破口大骂。

这时突然有辆车疾驰而过,突然来个紧急刹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用户请到m.阅读。

廊坊好的癫痫病医院
芜湖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郴州治疗阳痿方法
廊坊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芜湖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